在线老师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吕老师:18671547067
邮 箱:124545855@qq.com

6个月大干预自闭症可改善症状,缓解发育迟缓

浏览数:43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心灵研究所的研究发现,在自闭症谱系障碍(ASD)症状出现的最早年龄治疗 - 有时甚至从婴儿仅6个月大开始 - 将显著减轻症状,到3岁时,那些接受过治疗的大多数孩子既没有自闭症,也不再有发育迟缓。

给那些6?15个月大时表现明显的自闭症症状,如眼神接触、社交兴趣或参与减少、重复性动作方式和缺乏有意图的沟通的婴儿进行为期6个月的这种被称为“婴儿早介入”(Infant Start)的治疗。由那些跟婴儿关系最密切、相处时间最多的人来施治:即他们的家长。

《在生命第一年治疗自闭症:对由婴幼儿家长对症状实施 “婴儿早介入”干预法的初步研究》是由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教授精神病学和行为科学罗杰斯( Sally Rogers)和欧佐诺夫(Sally Ozonoff)共同撰写的。它公布在今天《自闭症和发育障碍》杂志的网络版上。

“在研究中的大多数儿童,七个中有六个,在他们2到3岁的时候在他们所有的学习技能和他们的语言都赶上了,”该研究报告的主要作者和“婴儿早介入”治法的创建者罗杰斯说。“大多数自闭症儿童在那个年龄也只是刚刚被确诊。”


“对于那些达到典型的发展水准的儿童,我们基本上改善了他们的发育迟缓,”罗杰斯说。 “我们已经加快其发展速度和相关能力,虽然不是样本中的每个孩子,但七个中就有六个。”

罗杰斯将这个小样本初步研究中的变化归功于家长。

“正是家长 - 而非治疗师 -成就了这一切,”她说。“家长每天跟自己的孩子在一起。这些换尿布、喂养、地板游戏、散步、荡秋千的小瞬间正是婴幼儿学习的关键时刻,这些时刻只有家长可以加以利用,其他人则不行。”

早期识别是关键

诊断为自闭症的儿童通常在3至4岁时才开始接受早期干预,比参与该研究的儿童晚了6到8倍。但孤独症的早期症状却可能在孩子1岁之前表现出来。婴儿期是孩子第一次学习社会互动和沟通的时间,所以自闭症研究人员和有症状儿童的家长一直在努力识别自闭症,以便及早开始干预。


有效的自闭症治疗有赖于早期发现,以便让孩子能尽早开始治疗,防止或减轻各方面的症状,甚至严重和伴随终身的残障。

“我们很幸运可以通过我们的研究发现受影响的婴儿,并提供这种治疗机会,”心灵研究所负责婴幼儿手足从出生到3岁自闭症或多动症风险的早期跟踪检测研究的欧佐诺夫说。

“一旦宝宝表现出可能发展成自闭症的征兆,我们希望尽快转介至早期干预,” 欧佐诺夫说。 “在全美乃至世界绝大部分地区,针对孤独症的具体发展技能的服务还没有涉及如此年幼的婴儿。”

在该研究中的七个孩子,四个也在对婴儿手足的研究中。除了这四个,其他三个孩子都是由社区家长推荐的。治疗组与其他四组做比较的儿童包括:


. 有自闭症哥哥姐姐但尚未发展成自闭症的高危儿

. 作为正常发育儿童弟弟妹妹的低风险孩子
. 在3岁时发展成为自闭症的婴幼儿
. 有孤独症的早期症状,但选择接受治疗年龄较大的儿童

基于早期介入丹佛模式的治疗


治疗基于罗杰斯和她的同事、北卡罗莱纳州杜克大学精神病学、心理学、儿科教授杰拉尔丁·道森(Geraldine Dawson)所共同创立的非常成功的早期介入丹佛模式(ESDM)。 ESDM通常由受过训练的治疗师和家长在家庭中的自然游戏和生活常规中开展。

家长们被指导集中支持他们孩子的个性化发展的需要和需求方面,并将这些操作嵌入所有的游戏和照料当中,重点营造愉快的社交常规以增加孩子学习的机会。家长们被鼓励跟随他们孩子的兴趣和微妙的暗示,并且通过优化孩子的注意力和参与度来调控活动。干预重点放在提高:

. 婴幼儿对家长面部和声音的注意力
. 吸引婴儿的注意力,给双方带来微笑和快乐的亲子互动
. 家长模仿婴儿的声音和有意图的行为
. 家长用玩具来辅助,而非干扰孩子的社会关注力

治疗内容包括:


. 问候和家长分享进展情况
. 一段家长游戏预热准备,接下来讨论活动和干预目标

. 使用家长手册讨论一个新课题
. 家长在一个典型的生活常规中与他们的孩子互动以促进社会参与、沟通和适当的游戏,由治疗师指导家长跟他们的孩子练习一至两个新增的使用玩具或照顾活动的家庭常规的方法


在18至36个月时自闭症的分数降低

所有接受治疗的参与者的年龄都在6至15个月大之间,住在距心灵研究所一个小时的车程以内的地方,以及来自英语为其主要语言的家庭。他们都有正常视力和听力,也没有明显的其他病症。所有人都在他们参加之前和研究过程中的多个时点接受了评估。对治疗组七个孩子都使用婴儿自闭症观察量表(AOSI)- 婴幼儿清单评分显示他们的症状很明显并有很高的发展成自闭症谱系障碍的风险。其症状也引起了罗杰斯和欧佐诺夫教授临床关注。

该研究衡量了孩子和家长对干预的反应。治疗在招募之后立即开始,并由婴幼儿及其家长进行的12个一小时的治疗时段组成。接着是六个星期的持续期加之双周访问,并在24和36个月的时候进行随访评估。治疗时段强调在典型日常生活中的亲子互动,并为家长提供所需的指导,以提高婴儿的注意力、沟通、早期语言发展、游戏和社会参与。

与没有接受该疗法的婴儿相比,接受这种干预的儿童在9个月大时自闭症症状更加明显,但在18至36个月大时其自闭症严重程度得分却明显更低。总体而言,那些接受了这种干预的孩子们比其他任何受影响组的孩子们在自闭症的诊断、语言和以及发展延迟方面受损害较轻。

治疗重度障碍

由于结果尚属于初步性质,该研究只表明及早治疗这些症状可能会减少以后的问题。需要大规模的对照研究来检验其通用性。尽管如此,研究人员称这个初步研究意义重大,因为婴儿非常年幼,他们在生命早期表现出了很多症状,还涉及多个比较组,加上干预的低强度以及能在日常生活中由家长实施。

当被问及是否是在寻求“治愈”自闭症时,罗杰斯说,“我并不是想改变自闭症者带给这个世界的力量。”

“自闭症者对我们的文化做出了巨大贡献,”她说。 “人性的多样性使我们变得强大和坚韧,我们正在努力减少与自闭症相关的障碍。”


“我的目标是让受自闭症症状影响的儿童和成年人能够成功参与到他们希望参与的日常生活和各种社会场合中:有满意的工作、娱乐和关系,满足他们需求和目标教育,进入他们所喜欢的圈子,并满意自己的生活。”